大學生大尋訪之三十四丨上海印協李新立:環保、創意、智能 打造上海印刷特色名片

來源:印刷工業作者:大尋訪報道組 

激蕩40年_微信.jpg

中國印刷及設備器材工業協會牽頭組織,聯合地方印協及北京印刷學院、上海出版印刷高等專科學校、武漢大學、西安理工大學、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五所院校,開展“激蕩40年——中國印刷業大學生聯合大尋訪”活動,以此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10名大學生走進企業,探尋歷程,用年輕人的視角縱觀行業、展望未來。7月14日,走進上海市印刷行業協會,對話會長李新立

上海市印刷行業協會位于靜安區的一條熱鬧的街道。與街道的煙火氣相得益彰,上海印協走出了一條特色獨具的“親民”路線。

會長李新立向我們介紹,近年來上海印協下大力氣打造新媒體平臺,希望能夠通過現代化的傳播手段讓行業內外第一時間知悉上海印刷業的發展動向。在他的帶領下,我們參觀了導播間、制作間等一個個裝備精良,功能齊備的工作室。據了解,一系列職業技能課程視頻的拍攝、制作便在這里完成,這些課件作為配套學習資料,推送到那些計劃接受專業技能培訓的人員手里,進行觀看學習。”很多企業都愿意為職工提供可視化、移動教育平臺,協會在這方面可以盡一些力量,發揮引導者的作用。“李新立解釋道。

上海印協 (4).jpg

當然,這僅是新媒體平臺的傳播內容之一,還有大量精心錄制的與會員單位相關的公益性、商業性宣傳短片,也是日常傳播的重要內容。在一個制作間里,我們觀看了其近期錄制已在電視臺播放的一部短片:上海印刷2017,通過形象的畫面、簡練的語言、豐富的信息,生動總結了2017年上海印刷業新成就、新變化、新挑戰,幫助從業者有效掌握信息,把握行業發展方向;也幫助更多的業外人士建立起對印刷的整體印象。很多時候,誤解都是不了解或不充分所致。

從近代中國印刷業的發祥地,到建國初期援建內地印刷業的主力省份,現如今數一數二的綜合性印刷大省,有著深厚底蘊的上海印刷,不論過去還是現在,一直扮演著中國印刷業排頭兵的角色。那么未來,站在制高點上的上海印刷又該如何打造屬于自己的特色名片?李新立給出了自己的思考。

滬印的“三駕馬車”:環保、創意、智能化

Q: 上海印刷業源遠流長、底蘊深厚,其重要的歷史貢獻能否簡要做下介紹?

A:上海是近代中國印刷業的發祥地,可追溯至1843年,英國傳教士建立墨海書館。上世紀50年代后期,國家出臺政策,計劃推動印刷業的合理布局與發展,在此大背景下,印刷業相對發達的上海開始向全國輸出資源。當時上海有30多家以出版物印刷企業為主營業務的印刷企業,由他們向全國22個省市輸出技術人才,援建內地印刷業。據不完全統計,輸出的這部分技術人員有2000多名。1978年時,整個上海印刷業的銷售收入大概是5億元,到2017年底,銷售收入已經達971億元。數字的比對簡單、直觀,單從規模上講,這也是上海印刷業飛躍發展的一個表現。

上海印協 (5).jpg

Q:在新的歷史階段,上海印刷業的發展方向或者核心是什么?

A:當前上海印刷業發展進入到更新的階段。最核心的,我想應該是三個話題:環保、創意融合與智能化。

環保方面,從政府主管部門到協會,目前的核心工作是推動柔性版印刷的發展。上海幾百萬冊教科書已經使用柔性版印刷工藝。這項工作的試點從上海教科書開始,目前已經拓展至兒童讀物。創意融合方面,我們也下了不少功夫,包括創辦創意藝術展、積極組織參評國內外的印制獎項等等。傳統的思維模式是把印刷作為加工制造業,客戶提供內容,印廠加工,現在則不是,我們在為客戶提供更好的印制工藝的同時,還要提供更好的創意設計。創意與印刷的融合,會促進行業向著高質量方向發展。舉個例子,像披薩盒,可能很多人想不到一個小小的披薩盒會有那么多的學問,比如從盒體到用墨都要求食品級,并能回收、抗壓,但龍得利就把這個細分產品做到了極致,從設計、印制到回收,還申請了相關專利,美國的很多披薩盒業務就是發給龍得利來做的。智能化方面,這也是上海印刷的重點發展方向之一。現在很多企業都在做智能工廠的建設,雖然程度有所不同,但對于提高公司產能與生產水平都發揮了非常積極的作用。    

近兩三年,上海印刷企業的數量實際是在減少,由4400家降至3000家。但投入產能整體并沒有減少。部分企業被淘汰的同時也有部分企業得到了鍛煉。企業要獲得更好的發展,更強的競爭力,還需練好內功。

上海印協 (1).jpg

“高質量的產業發展” 意味著普通產品也要達到高質量

Q:上海印刷業過去為社會印制了很多優秀的出版物,這些出版物現在面臨著怎樣的問題,能否舉例說明?您認為出版物印刷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什么?

A:以《辭海》為例吧。《辭海》從1979年開始印制出版,之后每十年再版一次。現在《辭海》面臨著數字化的問題。出版方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單純地將紙質版數字化處理,一種是隨環境不斷更新內容,做一本數字化詞典。如果選前者,那就沒有充分發揮電子出版物能夠不斷更新的優勢;如果選后者,這對編輯能力、收納新詞的能力都有很高要求。就出版物印刷未來的發展方向而言,數字化以外,我認為,個性化也應該是一個發展方向。目前我們的很多出版物印刷仍然是傳統的批量印刷。怎樣才能跟上這種趨勢呢?這不僅需要我們的技術持續跟進,還需要我們在模式上持續創新。

結合歷史來看,印刷技術的每一次進步為文化產品帶來了更多的機遇。如何應用新的印刷技術,將數字與紙質完美融合并長久保留,是個課題。比如,自然、科技類出版物如果用上AR等數碼技術會更形象生動,但怎樣在紙面上進行長久保留,這就對大數據的建立有更高的要求。業內已有先行企業像同昆數碼,正展開這方面的研究。

Q:上海印刷業近年來獲得了眾多國內外的印制大獎,這是否代表上海印刷的水平達到了國內乃至國際領先的水平?

A:近年來,上海印刷企業和高校確實獲得了許多獎項,但我認為要理智地看待這件事。在參評國內外印制獎項時,我們會派出專家組,深入地與企業交流,幫助他們選擇參評產品。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發現行業的整體水準并不高。獲獎的印制作品只能代表部分企業在部分印制領域的水平。我個人看來,國家提出的“高質量的產業發展”不是說尖端產品的高質量,而是說普通產品也要達到高質量,全行業的水準都要提高到這個層次。集中精力去做一兩件精品是容易的,但是整體達到高水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至于獎項,是起到一個激勵的作用,需要企業有更多的創新,不斷提高自身印制水平。

改革開放帶給上海印刷業的最大影響是引入“市場”概念

Q:在您看來,改革開放為上海印刷業的發展創造了怎樣的環境?

A:改革開放,一方面讓很多外資企業進入到上海,他們帶入了新的技術、創意、理念;一方面也鼓勵了大量民營企業成立,現在上海的印刷企業90%都是民營的,他們是上海印刷發展的中堅力量。我認為,改革開放帶給上海印刷業最大的影響是“市場”概念的引入。市場的競爭觸動了企業內在的發展動力,這是現代印刷企業發展的核心。內在的發展動力會不斷推動企業走向更好。你看很多智能工廠的建設,并沒有國家撥經費支持,而是企業發展到這一步,其內在動力驅使它去這么做。環保也是一個道理。雖然,我們也會用檢查和督促的方式去推動企業,但最重要的還是,市場對他們有要求。所以,優秀的企業都會走向相似的發展道路。

上海印協 (3).jpg

印刷行業現在最缺的可能就是,數字化的人才,這類人才,不單單能熟練操作數字化設備,還能嫻熟運用各類數字化軟件,李新立坦陳自己的憂慮。誠如他所說,傳統印刷在國內經過這二十多年的大發展,已經儲備了大量的人才,像上海現有兩萬臺膠印機,但在數字化的時代,一切應用都跟數據有關,行業及企業要想贏得未來,精通數字語言的人才就是關鍵。而如何破局,還需群策群力。

本期報道制作

總策劃:王立建

采訪:魏志鵬 張靜彤 任香如

撰稿:魏志鵬

攝影:宋健

視頻錄制&剪輯:石曉林

指導老師:李君

外聯:劉雪飛


PC19微信廣告圖-漸變.gif


印制大獎.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