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1日 草地篇 輪值主編語

 

  有文字記敘當年的情形:遠遠望去,像一片灰綠色的海洋,不見山丘,不見林木,沒有村舍,沒有道路,東西南北,茫茫無際。草甸之下,積水淤黑,腐草堆積,泥濘不堪,淺處齊膝,深處沒頂。稍有不慎,就會陷入泥潭,甚至遭遇滅頂之災。面對惡劣的自然條件,變化無常的氣候,深入“死亡之海”腹地的紅軍一面忍饑挨餓,“麥粒一顆顆數著吃,麥粉一把把省著吃”,一面艱難跋涉。在三次穿越大草地的途中,許多紅軍戰士因饑餓、寒冷、傷病犧牲在草海、泥潭和沼澤中。這段歷程也被稱為“長征中最為艱難的時期”。

  位于紅軍過草地中心地帶的日干喬濕地,沼澤面積約12萬公頃,平均海拔3441米。在這塊濕地上,我們見到了高高聳立的紅軍過草地紀念碑,上面記錄了1936年7月底,紅二、紅四方面軍左路縱隊從阿壩出發經紅原度過嘎曲,征服澤國草地的艱難歷程。

  險惡的川西北濕地草原(今阿壩州境內,時稱“松潘草地”)考驗著紅軍的意志力與體力,繼翻越雪山后,這支頑強的隊伍再次挑戰生存的極限。據資料介紹,紅軍過草地有三難和三怕:行路難、缺糧難、御寒宿營難;怕掉隊,怕中毒生病,怕踏進泥沼。然而即便條件如此艱難,廣大紅軍戰士依然以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和革命英雄主義氣概,前仆后繼,義無反顧地向著既定目標前進。在艱苦的草地行軍中,無論干部戰士、年老年少,都以堅忍不拔的毅力,團結互助的友愛,樂觀主義精神,同困難做著頑強的搏斗,最終他們走出了茫茫草地。

  在這段艱苦的歲月里,草原的廣大牧民群眾救助、收留了眾多紅軍傷病、掉隊和失散的人員,為紅軍過草地、越沼澤引路當向導,把自己家維持生計的青稞和牦牛支援紅軍,為紅軍隊伍保存了革命力量。1960年7月,為紀念紅軍長征經過草原及川西北人民在中國革命危難關頭所作出的貢獻,經國務院批準建立紅原縣,周恩來總理題詞“紅軍長征走過的大草原”。

  面對毫不留情的生與死考驗,紅軍戰士以堅定的革命理想信念為精神支撐,獲得了靈與肉的升華。正如碑文所言:“真正的英雄具有那種深刻的悲劇意味:播種,但不參加收獲。這就是民族脊梁。他們歷盡苦難,我們獲得輝煌。”那么,他們的執著與堅定對于今天的我們又有著怎樣的啟示?

輪值主編 《印刷工業》雜志總編 李君


真钱捕鱼游戏是骗局吗 重庆时时果记录3d之家 十一选五前三组复式表 天津11选5 平台 陕西快乐十分任选玩法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 国际金融理财师 中国体彩开奖竞彩网 格力公司股票分析 49个数那几个是连码 75秒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骗局 安徽彩票十一选五 大乐透开奖直播 辽宁福彩快乐12开奖公告 甘肃十一选五网上购买